您的位置:奇书网 > 都市言情 > 玩宝大师 > 第633章 谭心定上门

第633章 谭心定上门

作品:玩宝大师 作者:青木赤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老黄说完之后,小古涨红了脸,伸手在额头上抹了抹,“两位前辈,今儿我认栽,这画留下,还望赐教!”

    老黄仍是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余耀。

    余耀掏出烟盒,弹给小古一支,“抽么?”

    小古想了想,接过了烟。

    余耀也点了烟,抽了一口,先看了看老黄,“老黄,这事儿既然都这样了,我说两句吧。”

    老黄笑了笑,“我也想听,你提前说也行。”

    “你这装裱和做旧,不是一个人。”余耀复又看向小古说道。

    小古面露惊讶之色,“你,这个,您,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画的画心和墨,都是用的乾隆时期的老纸老墨,但是托片宣纸年份晚,大抵是民国时期的,所以要先装裱,再做旧。”

    余耀继续说道,“装裱的人,好像不怎么内行。最关键的是没用传统浆糊,用的买来的浆糊,而且涂抹的均匀度稍差。做旧的人呢,却是根据传统手工浆糊来做旧,所以出现了问题,托纸背面出现了稍许色差。”

    小古额头冷汗涔涔,用夹烟的手拂拭,烟灰差点儿眯了眼睛。

    “没办法,这个问题得解决,于是做旧的师傅只能补色差,这一补,托纸给人的感觉就要比画心更老。”余耀说到这里,便停了。

    而恰在同时,老黄也不由咳嗽两声,微微叹道,“不服不行啊。”

    小古看着余耀,“多谢掌眼先生赐教!看来被人嫌弃,不是没有道理啊!活到老学到老,古玩是个系统工程,只有一技之长,看来真是不行。”

    余耀和老黄对视一眼,都没有作声。

    小古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其实装裱是我······”话出一半,好似又醒悟过来,停了口,起身道,“那我就此告辞了!”

    “慢!”老黄起身,看了看余耀,“我自作主张,不打紧吧?”

    “你才是老板,我就是帮忙的。”

    老黄拿起书画盒,“小古,这东西我不留,你带走吧,以后有事说话。”

    小古一愣,旋即又叹了口气,“这样的被识破的东西,黄老板怕也是嫌弃的。”

    “不是这话。”老黄摆摆手,“我是不想惹麻烦,只爱交朋友。”

    “懂了!黄老板放心,这事儿我不会再提了。”小古拱拱手,最后带上画走了。

    老黄待小古走后,皱了皱眉,“我怎么觉得,这也是那个美院小团队的人?”

    “差不多。”余耀接口,“只是很奇怪,他们怎么自己开始卖画了?不是说接了个大活儿么?”

    “难道是大活儿告一段落了?”老黄沉吟。

    余耀又点了一支烟,默默抽了一半,忽而点了点手指,“我明白了。”

    “怎么说?”

    “这些画,都是有问题的!或者说,他们没做到位!东家不满意,没给钱!”余耀分析道。

    “没给钱?”老黄接口,“但是就拿这幅镜心来说,如果东家不给钱,退回来,老纸老墨的画心,应该直接卖,何必再去花钱做旧托片?”

    余耀应道,“这幅镜心,要是他们自己装了托片才送去呢?这不就是问题么?”

    “你看看我,糊涂了!”老黄轻拍一下脑门。

    “或许,正因为这个大活儿还没彻底完工,东家没有做太绝,虽然没给画钱,但还是帮着他们把画做旧,而后再让他们自己卖了赚钱。”

    “有道理。”老黄点点头,转而说道,“这镜心的问题,是因为他们自己画蛇添足,先简单装裱了。那上官周的那幅画,就是印章所用印泥的问题了?”

    “对。如果东家是谭家,印泥的问题估计是过不了关了。不过还是有些奇怪。”

    “你是说为何谭家不提供上好的清代印泥?这个,或许是提供了,但却用光了或者丢失了,他们又自作主张呢?”

    余耀点点头,“这倒是也有可能。起码这一女一男两个年轻人,感觉都有些过于自信。”

    “你好像掉进去了。”老黄起身踱了两步,“我劝你啊,远离是非。”

    “我有数。最起码,如果有人来要画,我就还回去。”

    “我说你当时就不该留,就像我今天这样。以你今时今日的情况,留一幅仿画又有何用?”

    “没事。”余耀含糊了一句。老黄不知道万历髹漆贴嵌螺钿御笔的事儿,余耀也没法儿解释。

    就如余耀所猜,这根老画轴,是谭家帮忙装裱做旧附加的,只不过他们也没发现画轴之中另有乾坤。

    如果所有的仿画都顺利卖出去,谭家估计不会再多管,但是当场被识破,扣下了画,小心起见,应该会处理妥当。老黄不留画,小古不多说,那就不会有麻烦。

    只是余耀没想到,谭家来得如此之快,而且来的是谭心定。

    第二天下午,余耀正在格古斋喝茶,谭心定独自一人上门了,手里还拎着两个精致的礼盒。

    “余先生,久违了!”

    “哎呦,谭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本来是到沪海公干,有朋友介绍,到江州来收几幅老画。这到了江州,不能不拜会一下余先生啊!”

    “什么好画?我这在江州都没听说,谭兄的消息真是灵通啊!”

    “余先生眼力高,那看得上小打小闹的玩意儿?”

    两人寒暄几句,谭心定不由看了看店门,余耀上前关了店门,又泡了一壶茶,“前一阵到西南一带,带回来一些滇红春茶,谭兄尝尝。”

    两人喝了几口茶,余耀再没问画的事儿,谭心定笑了笑,自己又接上了,“什么事儿都有意外,其中有一幅画,我都付了定金了,结果被货主给卖了!你说说这事情!”

    “还有这种事儿?那货主得赔啊!”

    “货主家里有困难,我这个人心又软,收回来就行了。”谭心定看了看余耀,“不过这还真是巧了,那幅画,货主说是卖给格古斋了!不知是余先生收的,还是店里的伙计收的?”

    “卖给这儿了?”余耀敲了敲太阳穴,“最近没收画啊?噢!谭兄说的是被我扣下的那幅吧?”

    “扣下?这······”

    谭心定肯定是知道被扣下的,不过他的表情和反应都挺自然。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 飞剑问道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带着超级战舰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帝国首席,别过来! 尘香住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