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武侠修真 > 千刀记 > 第七十三章:闲棋

第七十三章:闲棋

作品:千刀记 作者:墨问乾承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场雪不比腊月初的那场,但也整整下了一夜,将城里城外都盖了个严实,那些爆竹的残渣或深或浅的被埋在雪中,彻底失去了声音。

    一切都来的匆忙,那些有家人帮着后事的也就不再提,剩下两个没有家人的罗士宝和一个青年扈从,沈烨一行人自然会帮着安葬。

    下雪耽误了事,干脆也就再等了几天,到了大寒这一日请了寺院里的和尚来做法事,满打满算距离那场追击战也有了七天。

    葬地听从和尚们的安排,选在了城外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之上,终究是依山傍水,下葬这一天至少看上去都还风光,不过仅有沈烨一行人与几个和尚,自是无人哭丧,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好歹安静了不少,不至于潸然泪下。

    待到那胖和尚刻好了碑文,穆子怀提着一坛老酒站在罗士宝的碑前,对着湿润的土地洒了半坛,剩下半坛一饮而尽,看着碑上纂刻的名字心中默念一声对不住。

    满天的纸屑随着冬风飘荡,刮得穆子怀纯黑的衣裳上多了些杂色。

    他与林信厅并肩而行,行至沈烨身前,手捧那支紫毫,恭恭敬敬地递上。

    经过几日的休息这个老人气色有所恢复,也不再像前几日那样有些痴傻了,与几个做法事的和尚交谈时也有了些许笑意。

    这算是穆子怀与沈烨自出了那片林子以来第一次同行,沈烨从头到尾都没有跟穆子怀提到那夜之事,仿佛他已经认同了林信厅的所言。

    此时见穆子怀将笔递还,老人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收回去,笑道:“等我回了京城再把他赎回来,现在你先拿着吧。”

    穆子怀没有坚持,将笔小心地放在怀中揣着,只是对老人现在这个状态仍旧存疑。

    于他而言那点人数的伤亡还不至于在心里泛起多大的波澜,但对于一个一生手不离卷的老人而言那种精神上的冲击想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缓解的。

    在这两个可怜人的墓前尽了因尽的情谊,众人便动身离开。

    城南有个不小的村落,过了小年之后男人们基本已经不再出远门,都留在了村子中与家人们欢聚,所以当穆子怀等人来到村里的时候都被这热闹的景象感染了不少,心中的阴郁多多少少被冲淡了些。

    有一爆竹在穆子怀脚边炸开,惊得穆子怀退了一步,满面的警惕。

    林信厅哈哈一笑,在地上捡起几片裂开的竹片,指着缩在一旁不敢说话的孩童对穆子怀道:“你竟怕这个孩子玩意?”

    穆子怀微微皱眉,放下了警惕,不曾言语。

    一旁有一中年男子看到这群人衣着并非普通老百姓那般朴拙,赶忙快步上前,拉住自家孩子给穆子怀道歉,赔笑着不是,沈烨及时站出来与那中年人言语了几句,让他放心便好,也算是帮着穆子怀解了不善言谈的围。

    村子并没有什么可称道的地方,在历经这一小插曲后一路无话回到了城中。

    付了和尚的应得的银钱,众人在城门前分离。

    路过城门前的一条热闹街市,在连着穿过几条居民长街,来到了暂住的院子前,在满街的新窗花之外,沈烨突然转头问道:“德临,我们的年货还未购置吧?”

    林信厅赶忙应道:“这几日匆忙的很,还未曾购置。”

    先前便已做好打算在泷琊郡中过得这个年头,可如今大寒已至,距离大年没有几天,本该堆积的年货却还一点没有准备,总不能教几个人在这喜庆的日子里天天吃些粗粮果腹。

    “那你还不快上街买些回来。”老人微微笑道,言语之中还夹杂着风寒未愈的鼻音。

    林信厅微微一愣,应了一声,然后叫来身后两个扈从,吩咐他们要买些什么回来,然而沈烨却笑骂一声,叫林信厅也跟着去。

    林信厅有些促狭道:“这些小事,交给他们两个就好了……”

    沈烨佯怒道:“怎的,还没过年就懒散起来了?多出去跑动跑动总是好的。”

    林信厅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也只好点头应是。

    也是碍于穆子怀腹上之伤没有点到穆子怀的名字,穆子怀却从这几句言语中听出了别样的东西,自告奋勇的也要跟去买些年货。

    “你伤好些了也该养着,别乱蹦跶。”林信厅终究是放心不下沈烨,年前毕竟是比平时要乱些的,想让穆子怀跟着沈烨一同回去。

    事实上他们所住的院子与几个本地官员的院子离得极近,到还不至于有窃贼什么的敢到这边来动手脚。

    穆子怀抚了抚伤口的位置,微微笑着,笑容已不像之前那般僵硬:“无碍,我与你们在城中逛逛,打打下手。”

    林信厅有些急眼,心道这小伙子怎么看不懂眼色呢,老爷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大事,心里头肯定还留有疙瘩,如此好的一个独处机会,好好解释解释再说些讨欢心的话来,说不定就能拜在自家老爷的门下呢……

    沈烨咳嗽了几声,挥手让他们赶紧去了,林信厅也只好灰溜溜地领着扈从们往集市中走去。

    其实穆子怀对这座城市并不如何感冒,那日与林云在佛塔之上已粗略的看过了一遍,大致的街景也都在一个常人所不能到达的地方看了个遍,但他不是很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那个老人。

    这几日老人总把自己关在书房之中足不出户,就连最亲近的下属林信厅也只能在门外干等,再加上此时的表现,穆子怀心中多少能猜出些什么来。

    从一开始董墨笙就在布局,先是林云的无故消失,让沈烨对他们一行人起疑,再就是后来不经意间将陈无改这个名字抛出,留下药方卖其人情,让穆子怀留在沈烨队列之中,在翻书之时将页数翻到陈无改的那一页中,一步一步将沈烨诱导至三年前那场叛乱的轮廓上。

    本来后续回京之后还会有所安排,让这老书生一步步靠近那段历史的核心,却在那场一面倒的屠杀中激起了老书生的愤怒,坚定了老书生对这段历史的探究的决心,省了许多后面的麻烦。

    燕翎卫之一的钱牧原既是被安排去处理祁彦与洪杨后患之事的人,对那段历史的真实性想必比任何局外人都要了解,那么这间书房之中大概率就会有那段历史的残篇。

    这是董墨笙对着这个世道所落下的一颗闲子,稀松平常不足为道,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颗落子兴许也会成为致命的一记绝手。

    这世道,不该是这样的。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 飞剑问道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带着超级战舰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帝国首席,别过来! 尘香住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