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玄幻魔法 > 浑沌记 > 685 冤家何处不相逢?山雨欲来风满楼

685 冤家何处不相逢?山雨欲来风满楼

作品:浑沌记 作者:书客笑藏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685 冤家何处不相逢?山雨欲来风满楼)

    他当然不知道感觉到这细微变化的并非是勾诛,而是以修罗兰之身藏在勾诛身体中的连菱。

    勾诛这时候却咳咳两声,双目眯缝笑道:“孔师兄与慕容师妹棋逢对手,拼起来有个意外失手再正常不过了。既然这次没有决出输赢,我们就等孔师兄伤好了再约架怎么样?”

    无论是勾诛还是慕容清,对论剑会魁首这样的一个虚名都毫无兴趣。而且他们到这里来也并非真为了参加这个论剑之会。他们到同州另有要紧的事情,参加论剑之争只不过顺道满足慕容清的兴趣罢了。

    薛幽当然不会听不出来这是给他们飞剑堂台阶下。他只得冷着脸将剑握在手中,扭头便下去了。不一会儿,飞剑堂便有执事弟子站出来宣布,此次论剑会将择期再战,然后五年一度的飞剑堂论剑会便散场了。

    就在这个时候,在数百步之外的飞剑阁中,一张黄梨木桌案上,光华渐渐淡去。一个面相圆润,体态微胖,一头黑发整齐的束在头顶,只戴着一圈一字巾的中年男子将桌子一拍,怒道:

    “现在的年轻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五年前的唐语默还算有点本事,今年这个孔玉是怎么回事?而且薛幽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装模做样搞这些小动作算什么?以为我看不出来?这几个家伙论剑术十几年没长进了,欺上瞒下的功夫倒是强了不少!”

    这人真是飞剑堂堂主陈昂。

    陈昂对面是一个枯槁老者,头发胡子都是花白蓬乱如同一丛茅草,手持一根一尺来长的铜制烟斗,犹在冒着青烟,只是放在手中已经半天没有动一下了。

    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玄铁卫副指挥使夜澜。他在“观赏”了这场论剑之后,犹在震惊之中。让他震惊的并非是剑术,而是慕容清剑上的那颗雷玄木种。

    如果说他的命运有一个转折点,那就是从遇到这颗灵种开始的。

    十多年前,他在青阳镇上见到那枚雷玄木种。虽然被几个年轻的玄修抢下买下,他还是通过一些手段弄到了手,还将那几个玄修弄到了巡访所的监牢中。

    没想到不但这几个玄修脱逃出去,而且整个孤傲峰巡防所都被摧毁了。更神奇的是,后来他潜入翠玉宫传送塔去抓捕多年前从玄铁卫中叛逃的黄泉,再次碰到了这几个人。

    那一次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十年谋划,毁于一旦。他不但没有擒住黄泉,雷玄木种也得而复失,主子霞王的分身也被斩了,他还因此而失去了霞王的信任。

    在这之后,霞王抛开他单独行事,在自生碑一战中中了云王的计谋,直接被打成了废人,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争夺储位的机会了。

    每一颗雷玄木种就和每一个人一样,气息都是不一样的。那颗雷玄木种上的灵机忽然被激发爆裂而出的时候,这感觉就像闪电一样照亮了他的这些不祥的记忆。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又碰上这几个人,这就是所谓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么?

    他还不知道当年的青阳镇真的是风云际会。不但皇子、玄铁卫、巡防所的唐肃,树族的木飞,翠玉宫的勾诛、连菱悉数登场,就是卖出这颗雷玄木种的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儒生洪如是,如今也成了云王座下的头号幕僚。

    这些记忆如同闪电一般在脑中闪过之后,他回过神来,对陈昂说:“怎么,你打算收这个翠玉宫弟子为徒?”

    陈昂慷慨回答道:“当然!老夫一诺千金,什么时候反悔过?不是五行宗弟子又如何?老夫从来没有说过论剑会上不收下宗弟子。再说这位又是出自翠玉宫。来自翠玉宫的唐肃不是挺不错的嘛!如果不是断了一只手,其实继承老夫的衣钵也是不错了。”

    “哼,”夜澜冷哼了一声,“我就明说吧,这个人你无论如何得收下。否则那个剑傀阵何人去破?就你们那个已经被废了的孔玉?你别忘了,现在可是你们宗内闲儒之争的关键时刻。这事办不好,后面的事也不用办了。”

    陈昂的胖脸上表情一滞,但转眼又换成了不屑之色:“区区一个翠玉宫,还能给脸不要脸吗?我陈昂收徒,有谁拒绝过?”

    夜澜说是闲儒之争的关键,却没有明说,这其实是五行宗在坤元帝和云王之间选择的关键。

    五行宗的修士们自然都是玄修,本来是不存在什么玄儒之分的。但天下五大宗门中,有四大宗门都是得到厚土皇室支持,同时也为皇室效力的宗门。他们不但自为宗派,同时也受朝廷兵部的管辖。不少玄修都有官职在身。

    依附朝廷是天下宗派做为“正宗”存在的唯一方式。反之则是邪宗。如臭名昭著的尸魂教之类,那都是上不了台面的邪宗恶派。

    几个大宗门的这种生存方式换来了朝廷的大量资源的支持,发展起来远比各种旁门左道要迅速,因此很快堂口和下宗便遍布天下。但也带来了所谓的“闲儒之争”。

    因为这些宗门毕竟都是修士的组织。修士中总有一些脾气古怪,个性散漫,或者秉性傲慢之人,不服官家的管理。而这些人往往不乏大能修士,也无法一概逐出宗门去。于是这些修士便被称为闲玄。

    而另一些人则对朝廷忠心,他们当然也更容易获得更强的资源。朝廷真正的治国之学是儒学,因此这些人便被称为儒玄。并非是他们自己真正去学了儒学,只不过他们忠于朝廷罢了。

    在四大宗门中,很明显儒玄才是主流,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存在下去,朝廷也不可能花大钱去扶植一个不忠于自己的宗门。但闲玄的势力也往往不容小觑。这自由散漫的风气在玄门是古已有之,反而忠于朝廷则容易被嗤笑为朝廷的走狗。

    这两股势力交汇,难免会有所争斗。这在四大宗门里都有,只不过激烈程度不同罢了。这便是所谓的闲儒之争。

    但五大宗门中还有一个宗门超然其外,那就是万宗之祖灵源宗。这倒不是灵源宗自古就和朝廷无缘。而是因为灵源宗宗门坐落在北地灵源山,那一带本来也是厚土皇朝的领地,现在却已经是尘族部落的地盘了。既然灵源宗已经不在厚土皇朝的管辖范围之内,自然也就无所谓闲儒之分了。

    苍茫万里的北地,历代厚土皇帝并非没有想过收复,只是缕遭败绩,渐渐也就放弃了。现在的北疆依然是尘、风两族的逍遥之地。不但如此,尘、风两族还常常有南下扩张之意。

    夜澜虽然出身五行宗,但早就接受了玄铁卫的征召,已经脱离了宗门独自发展,是最为典型的儒玄。而像飞剑堂堂主陈昂这样,则是身在玄门中,又在朝廷中拥有官职的儒玄,是朝廷控制宗门的“抓手”。

    而那些不服管束,甚至显得有些目无法纪的修士,则是他们要对付的闲修。不让闲修在宗门中占据太重要的位置,就是闲儒之争最主要的内容。

    五行宗的下宗则是各不相同。离火殿自古以来都是以儒玄为主,源源不断地给朝廷输送了不少人才。而翠玉宫则是秦尊阳这个著名的放浪不羁的祖师爷所建。虽然刑堂一脉等人努力倾向朝廷,总体还是充满了闲玄的味道。

    但翠玉宫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它一方面从未反叛朝廷和上宗,另一方面占据着东南灵气汇聚的翠玉峰,自产丹药与灵种,收入不菲。

    同时翠玉宫还审时度势地支持金玉城的云王,玉州抵御妖界的入侵中也出力不少。

    朝廷自然更多的是通过五行宗去控制,而不是轻易去诛灭它。否则等同于将一个有益无害的中等门派变成一个马蜂窝了。

    但这是建立在朝廷与云王和睦的前提之下。一旦这两方阴云密布甚至翻脸,翠玉宫便会变得岌岌可危,甚至五行宗也不得不在这两方中摆正自己的位置。

    因为儒玄忠于朝廷,而云王则必然对那些闲玄更加依重。当坤元帝对云王蒸蒸日上的实力越来越忌惮,所谓的闲儒之争自然也会越来越激烈。原本左右逢源的五行宗迟早要做出选择。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也正是夜澜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的原因。

    看到信心十足的陈昂,夜澜摇了摇头,说:“没这么简单。这一次翠玉宫恐怕也不是仅仅为了你的论剑会来到这里。否则他们何必出动霍云?而且那姓宋的小子也来了。”“哦?”陈昂心头忽然浮起一丝不安,“难道他们也是为了宋家这片矿?”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 飞剑问道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带着超级战舰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帝国首席,别过来! 尘香住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