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照圣朝 > 第九十五章 东阙·逄图攸 二

第九十五章 东阙·逄图攸 二

作品:大照圣朝 作者:象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逄烈道:“是,陛下。各位大人,自从今夏以来,甘兹郡王家就在闹家务,几位世子争着要甘兹郡王分割甘兹郡国,但甘兹郡王又极力反对,所以父子之间就起了龃龉。前些日子,甘兹郡王过寿,几位世子竟然在寿宴上与甘兹郡王激烈争吵起来,有几位出言不逊、十分过分,甘兹郡王气火攻心,当场昏厥过去,此后就卧床不起了。可是,几位世子仍不消停,几番闹到甘兹郡王的病榻前。昨日,甘兹郡王那边传来消息,说是甘兹郡王病势沉重,恐怕是不行了,左右不过个把月的时光了。甘兹郡王自己上奏称,决不分割郡国,恳求仍由其大世子逄麓继承他的甘兹郡王王位。”

    雒渊概、窦吉、杜贡无比诧异。

    雒渊概道:“甘兹郡王年岁尚轻吧,身体一向康健,怎么就一病不起了?光是闹家务,也不至于吧?”

    逄烈道:“甘兹郡王因逄循暴毙一事,精神颇受打击,自从太祖武皇帝大丧之后,就一蹶不振了,暮春的时候又中了一次风,入夏后,就颇有些下世的光景了。这也是几位世子急着要分封的原因。”太祖武皇帝,指的就是隆武大帝。近些日子,臣子们渐渐发觉,皇帝陛下不太喜欢再称呼先帝为“隆武大帝”,而是称之为“太祖武皇帝”。又是,这种称谓渐渐在朝堂上流行开来。虽然,大家私底下仍将先帝称之为“隆武大帝”,但在朝堂之上,或者奏折、公文之中,“隆武大帝”这个称呼已经消失了。

    雒渊概道:“早就听闻甘兹郡王治家无方,没想到竟闹到这般田地。”

    逄图攸叹道:“世桓素来自诩真男儿、大英雄,一世豪迈,一直都是世人眼中的大福之人。没想到晚景这样凄凉。现在看来,世桓是不起了,薨逝也就是近期的事。今日叫你们几个都来,是想议一议甘兹郡王的后事,王爵如何承袭,其他世子又如何处置。这可不是小事。你们都好好想一想,都说说吧。”

    雒渊概道:“陛下圣明。这确实不是小事。新政之后,世袭罔替的郡王就剩下三位了,北陵郡王、象廷郡王、甘兹郡王。看样子,甘兹郡王很可能是第一位薨逝的世袭罔替郡王。因此,甘兹郡王王位的承袭以及其他几位世子的处置,对北陵郡王和象廷郡王两位世袭罔替郡王也就具有示范效应,不能等闲视之。”

    逄图攸道:“逄烈啊,北陵、象廷,他们两个郡国内可有甘兹郡王家里类似的事情?”

    逄烈道:“臣一直密切关注着北陵郡王、象廷郡王两位郡王家列位世子的动向。截至目前,都没有什么异动。北陵郡王、象廷郡王的几位世子并未提出过要求分割郡国以得王位的请求。”

    逄图攸有些失望的看着雒渊概,笑道:“这两位倒是治家有方。”

    雒渊概道:“两位郡王身体尚康健,短期来看,应该不会有类似事情发生。但毕竟也都是高龄的郡王了,臣预测,用不了多久,甘兹郡王家这些家务事,就会发生在北陵、象廷两个郡国。”

    逄图攸道:“先说说甘兹郡王的后事吧。逄烈,你先说。”

    逄烈道:“陛下,臣以为,应该允准甘兹郡王的奏请,仍由其大世子逄麓承袭甘兹郡王王爵,其他世子不予以分封。”逄烈就此打住了,没有说理由。

    稍过了一会,逄图攸道:“杜贡,你说说。”

    杜贡道:“臣以为,光禄卿所言甚是。臣附议。”

    “窦吉,你说。”逄图攸点名道。

    “陛下,臣以为,应当利用此次甘兹郡王几位世子闹家务的机会,趁机把甘兹郡国就分了,分封几位世子为郡王。这样,圣都以南的隐患就消除了。”分割三大世袭罔替郡王的封国,以至彻底解决三大世袭罔替郡王的问题,这是逄图攸和几位心腹大臣心心念念的大政。窦吉想,他的这个建议应该会得到认可。

    谁知道,雒渊概还没等皇帝点名,就说道:“陛下,臣以为,太尉之议不妥。”如此直白的反驳,语气毫不客气,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雒渊概道:“太尉所议,是无法做到的。新政诏书里说的清清楚楚,北陵、象廷、甘兹三大郡国内如何分割、分封,悉听郡王自己的意见。如今,甘兹郡王的意见很明确啊,他反对分割分封,坚持仍由大世子一人承袭王位。朝廷不能出尔反尔,违背甘兹郡王的意思,直接插手甘兹郡国内部分割之事。如果朝廷强行分割甘兹郡国、分封诸位世子,恐怕会招致王公大臣们的猜忌啊。”

    窦吉觉得很没有面子,反驳道:“丞相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可是,如果真的完全按照郡王们自己的意思来,那么分割三大郡国的目标,何年何月才能实现啊。丞相试想,如果你是郡王,你会同意将自己的郡国分割么?”

    雒渊概道:“太尉大人,分割分封这件事,本来就急不得,切忌急功近利。要讲究水到渠成。强行分割甘兹郡国,北陵和象廷两大郡王就要起疑心,局势就很可能出现异动。”

    窦吉道:“疑心?北陵郡王和象廷郡王早就起了疑心了吧。明诏早已颁行天下了,新政的意图,三大郡王都是心知肚明的。”

    雒渊概道:“心知肚明归心知肚明。只要朝廷做事公允,他们也说不出什么来。但是如果我们强行分割郡国、分封诸世子,那会让其他两位郡王立时警惕起来,这就是授人以柄,朝廷就被动了。”

    “那我们怎么办呢?”窦吉有些急了。

    “等。”雒渊概冷冷的说。

    “等到什么时候?”窦吉道。

    “等到合适的时候。”雒渊概道

    窦吉还要争辩。

    逄图攸道:“好了,好了。你们俩不要闹意气。你俩说的都有些道理。逄烈,你方才只说了建议,没有说理由,我想,你建议允准甘兹郡王所请,仍旧准许大世子逄麓承袭甘兹郡王王位,肯定是有理由的吧?”

    逄烈道:“陛下圣明。方才,丞相和太尉两位大人说的都很有道理。臣之所以建议允准甘兹郡王所请,理由有两条:一条就是方才雒丞相所说的,面子上要过的去。当下,朝廷尽量还是要尊重郡王自己的意思,不宜强行分割分封。第二条呢,就是方才窦太尉所说的,要利用‘乱’局。目前,甘兹郡王家中的乱局还是隐蔽的,世人都不知道,因此,我们还需要推波助澜一下。臣的意思,趁着甘兹郡王仍在世,陛下以安慰甘兹郡王的名义,私下里允准其所请,准许大世子逄麓承袭王位,并将这个消息放出风去。如此一来,几位世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会更加着急,闹的也就更厉害。宗室,有宗室的规矩,如果郡王家中闹的不可开交,有人提请宗正调解,宗正就可出面干预郡王家事。到时候,我们私下里怂恿甘兹郡王的一个世子向宗正申请调解,朝廷就可名正言顺的找个得力人过去,以调解之名,暗中用力,纵横捭阖,把甘兹国内的乱局之火烧到不可开交,促成分割分封也就是顺其自然的事了。”

    逄烈这个主意就高明的多了,既实现了既定目标,又没有撕破脸面,而且话里话外,给雒渊概和窦吉都留足了面子。这让雒渊概和窦吉都大感意外。尤其对雒渊概的触动尤其大。雒渊概对于朝政,历来都是算无遗策、完全掌控,没想到今天在这么一个大问题上落了下风。

    逄图攸笑了,道:“雒渊概、窦吉,你们俩看,逄烈所奏,可还可行么?”

    窦吉道:“光禄卿所奏,比臣的建议高明周全。臣完全赞同,不胜钦佩之至。”

    雒渊概也道:“臣也赞同。”

    逄图攸道:“杜贡,你呢?”

    “臣赞同。”

    逄图攸笑道:“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逄烈说的这一条呢,原本也并无不可,是比较妥当的。不过,我觉得,你们想的都还不够深啊,也不够大胆。甘兹郡王家里闹的这么不像话,难道我们就不能再用一用这个乱局么?”

    众人都没有明白皇帝的意思。

    逄图攸道:“逄烈,我先问你,宗室里子嗣不孝顺,宗正可有家法规矩?”

    逄烈道:“有。根据不孝的程度,有不同的处置办法,从轻到重,分别是:宗正训诫、下旨申斥、褫夺封号、宗室除名直至判罪,最重的,可以处死。”

    逄图攸又问逄烈:“那逄麓可还孝顺么?”

    逄烈道:“逄麓原本就是一个纨绔,无甚品行可言。甘兹郡王病倒之后,因为几个兄弟请封,逄麓就与几位兄弟彻底闹翻了。最近,又屡屡抱怨他的父王无能、不能保住封国疆域,几乎都不去榻前侍疾了。不光谈不上孝顺,在宗室里,真正可以算是最不孝顺的了。”

    逄图攸道:“这不就齐了么?”

    雒渊概恍然大悟了。

    窦吉却一头雾水,问道:“臣愚钝,请陛下明示。”

    逄图攸道:“你呀,脑子就是不开窍。既然甘兹郡王的子嗣如此不孝,那么我们岂不是更加省事了么。也不用去调停,也不用去推波助澜,就让他们去闹,闹到甘兹郡王薨逝,就给他们安一个‘争夺王爵以致其父暴薨’的大不孝罪。到时候,连分割分封都省了,直接治罪,褫夺所有封号,岂不是更加方便么?北陵、象廷,还有其他郡国,谁能说出一个‘不’字来?”

    雒渊概、窦吉、杜贡、逄烈跪下,道:“陛下圣明。”

    逄图攸道:“你们都起来吧。甘兹郡王好说,毕竟才传了两世,虽然圣眷很隆,但其实根基很浅,好对付。北陵郡王和象廷郡王才是大麻烦。你们要多想想办法才是啊。北陵、象廷两位治家有方,甘兹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的。”

    “是,陛下。”

    逄图攸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议到这里吧。逄烈啊,逄简和馥皊的两桩婚事,你要尽尽心。今年的糟心事太多,趁着这一娶一嫁,热闹热闹,冲一冲吧。”

    逄烈道:“是,陛下。”

    </br>

    </br>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 飞剑问道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带着超级战舰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帝国首席,别过来! 尘香住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