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奇书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 > 第六十三章 分家

第六十三章 分家

作品:武神 作者:苍天白鹤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贺家大院之中,贺武德、贺荃信三兄弟,都静静的坐在椅子中。

    贺一天兄弟二人结伴而入,他们眼角一瞥,顿时看见了站在大厅中,犹如小媳妇见公婆似的袁礼雯二女。

    贺一天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立即恢复了正常,只不过目光之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担忧,因为他无法确定,爷爷贺武德究竟会采取什么态度来对待袁礼雯。

    而贺一鸣的脸色却是有些发红,虽然在武技之上,他已经是贺家庄中名副其实的第一人了,但在某些方面的经验确实是太过于缺乏,是以此刻反而是感到了一丝特别的尴尬。

    贺武德朝着他们二兄弟微微一点头,随后开口道:“一鸣,你也坐下吧。”

    贺一鸣微怔,瞅了大哥一眼,.并没有感到来自于大哥身上的不满情绪,这才点了一下头,在最后面的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

    至于贺一天,不待吩咐就来到了.父亲贺荃信的身边稳稳站定。

    此刻的贺一天,在面对一鸣的.时候,已经提不起丝毫的妒忌之心了。

    先天后天的差距,可不仅仅是表现在武力之上,就.连本人的气质在晋升先天之后,也会有着如同被洗涤过的变化。而且在袁家庄中,见识过了贺一鸣的武力之后,就算是想要提起妒忌之心,只怕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袁礼雯和袁礼薰瞬间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们的心.中都是大为触动。

    在一个世家之中,排行第六的儿子所拥有的地.位,竟然远在长子长孙之上,这实在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可是,如今在贺家不但发生了,而且所有人似乎都是对此持有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

    袁礼雯的眉头.微微一皱,她的心中顿时提了起来,一个念头隐隐的冒了出来,让她心中着实担忧。

    不过她掩饰的很好,而且由于头颅下垂的缘故,是以并没有被人发现。

    二女的心思各有不同,但是她们并肩而立,在众位大佬的目光巡视下,虽然是心中忐忑,但却表现的落落大方,并没有丝毫的进退失据。

    贺武德等人也没有为难二人,只不过是询问了几句,吩咐了几句罢了。

    随后,老爷子捻着胡须,不怒自威的道:“你们都是袁家的女儿,入我贺家之门为妾,其实也是难为你们了。我就是这么一句话,贺家不是什么高门大阀,家中的规矩也没有那么多,你们就在这里安心待着。日后与一天、一鸣在一起,他们的生活起居还是需要你们的照料,一切都费心了。”

    袁礼雯和袁礼薰同时福身下去,道:“这是孙媳妇的本份,请爷爷放心。”

    当贺武德说出接纳她们的话,并且坦言在贺家并没有她们所想象的那么多规矩之后,她们的心中才算是略微的放松了一点儿。只不过她们也明白,想要彻底的融入这个大家族,还需要她们在日后的努力才行。

    贺武德一挥手,道:“一天,带着你的媳妇去见见嫣丽吧。”

    贺一天的脸色微微一红,道:“是,爷爷。”他上前,向着有些不知所措的袁礼雯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微微点头,迈着小碎步随着他施礼退了下去。

    出了院落之后,袁礼雯突地停下了脚步。

    贺一天转身,轻轻的拉住了她的手,柔声宽慰道:“礼雯,你在担心嫣丽么?”

    袁礼雯迟疑了一下,感受着手心处的温暖,心中顿时有了依靠的感觉。她对于贺一天或许并不是一见钟情,但是她却深深的明白,这个男人才是她这后半生的依靠。

    不仅仅是她一个人,就连她的父母嫡亲之人,尽皆如此。

    “少爷,六叔叔日后会继承家主的位置么?”她轻声的问道。

    贺一天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道:“不可能。”

    “为什么?六叔叔可是先天强者啊。”

    “正因为他是先天强者,所以才不可能继承贺家的家主之位。”贺一天的目光也是有些儿的复杂,其中有着欣慰,也有着一丝说不出的遗憾。

    袁礼雯好看的秀眉似乎是微微的蹙了一下,道:“哪又为何?”

    “很简单,因为贺家庄留不住他。”

    说过了这句话之后,不仅仅是贺一天,就连袁礼雯都感到了一丝莫名的轻松。

    二人默然而行,途中偶尔交换一个眼神,竟然慢慢的产生了一种心有灵犀之感。

    终于,来到了贺一天所单独居住的院落之前,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袁礼雯抬眼望去,里面的景色秀美,并没有在这一次几乎是波及了整个太仓县的贼祸中遭到什么损失。

    她在答应嫁与贺一涛为妾之时,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关,只不过事到临头,却依旧是心中酸楚。然而她却知道,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这一关的。

    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年轻动人的声音。她的眼前似乎是再一次的闪过了父母兄长姐妹们那带着一丝愧疚和几分安心的目光,她的心中一痛,眼神却愈发的柔和了起来。

    她迈出了一只脚,进入了院落的房间之中。

    “小妹袁礼雯,给姐姐叩头……”

    ※※※※

    贺武德目送一天二人离去之后,他脸上的神情顿时柔和了下来,道:“一鸣。”

    贺一鸣连忙在座位上微微躬身,道:“爷爷有何吩咐。”

    贺武德笑眯眯的道:“一鸣,想不到你也长大了,会为自己挑选媳妇了。”

    贺一鸣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二下,看到了四位长辈的眼神都是颇为怪异,不由地大感尴尬。在这一刻,面对众位长辈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先天强者似乎也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不过,他却未曾想到,如果他并非先天强者的话,那么他若是想要接纳袁礼薰的话,别说是贺武德绝不会同意,只怕连贺荃信兄弟三人这一关就过不去了。

    “爷爷,您说笑了。”憋了半响之后,贺一鸣悻悻然的说道。

    贺武德老怀大慰,长笑了数声,道:“一鸣啊,不管如何,既然你已经有媳妇了,那么就不能再住在原先的那个地方了。”

    贺一鸣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

    大哥贺一天本来也是和众兄弟一样,居住在一个小院落中,但是当他大婚之后,就立即搬到了一个独立的大院落之中,至于原先的那个小院落,则是依旧为他保留着,成为了他平日里修炼功法的专用练功室。

    贺武德似乎是早有决定,一见贺一鸣点头认可,他立即道:“荃义,西厢房收拾的如何了。”

    贺荃义笑道:“爹,您放心,三天前就在收拾了,如今早就准备妥当。”

    “好,从此以后,西厢房就是属于一鸣的了。”贺武德随后转头道:“礼薰啊,以后一鸣的主要精力,怕是依旧要放在修炼武道之上,至于他这一房的琐事杂物,就要交给你来打理了。我会派几个人过去,你跟着多学一点。”

    袁礼薰脸上红扑扑的,刚才老爷子打趣的那句话,同样被她听在了耳中,此刻连忙低声道:“是,礼薰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贺一鸣目光一转,看到了她此刻满脸红晕的娇巧模样,心中突地是莫名的一动。不过这种情绪很快的就被他压了下去,想要动摇他那坚若磐石的心志,又岂是谈何容易的一件事情。

    贺武德满意的点头,道:“一鸣,从此以后,庄子中的田地分出二成,记在你的名下,还有,这一次的五万两黄精,你拿一半。金林袁家的那二成收益,日后也有你的一半。”

    贺荃信三人依旧是一脸的微笑,似乎对此早就知晓了似的。

    只是,在这三人的心中同时暗叹,姜还是老的辣。

    此时老爷子所使用的手段,和袁家如出一辙,都是将贺一鸣捆绑在自家利益的战车之上。

    虽说贺一鸣是出身于贺家之人,不可能对于贺家的困难视而不见。但是老爷子却想深了一层。若是当他们这些老辈人和与一鸣同辈的兄弟都死光了,那么一鸣是否还会如此刻一样,无偿的为贺家撑起一片天呢。

    未雨绸缪,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一点,太仓徐家的那位老祖宗就是前车之鉴。

    贺一鸣却是微微一怔,道:“爷爷,您弄错了吧,我要那么多东西干什么?”

    贺武德大手一挥,道:“我已经决定了,就这么办吧。”

    贺一鸣张了张嘴,眨了二下眼睛,突然之间听到了爷爷这样豪气干云的话,他那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咽了回去。

    贺武德这才满意一笑,道:“你们走了那么长时间的路,应该也累了吧,一鸣,你们下去休息吧。”

    贺一鸣连忙站了起来,带着袁礼薰如同逃命似的离开了几位长辈饶有兴趣的视线。

    当他们离开之后,贺武德失笑道:“我还以为他真的长大了,原来还是一个小毛孩子啊。”

    贺荃信三人都是哑然失笑。

    不过贺武德也仅是在口中说说罢了,无论任何人,在想到了贺一鸣那日清晨长啸而至的经过之后,就绝对不可能再将他与普通的小毛孩子联想到一起了。

    ※※※※

    西厢房在贺家之中,算是最好的院落之一了。

    无论是贺荃信三兄弟所居住的院落,还是贺武德本人所居住的院落,都要比西厢房差上一筹。

    在这一次经过了刻意而细心的装扮之后,愈发显得美轮美奂了。

    当然,在贺一鸣和袁礼薰的眼中,却也不过如此。因为他们二人的见识,并不是仅有数十年传承的小小贺家庄能够比拟的。

    进入了院落之后,十余名仆役顿时迎了上来,这些人都是贺武德亲自指派的,一个个都是机灵过人之辈,可见老人家对于他们,确实是极为上心。

    在这些人之中,最令人惊讶的是,竟然还有一个管帐先生。贺一鸣名下的所有财产,都是由他代管,只待袁礼薰熟悉了其中的流程之后,他才会离开西厢房。

    贺一鸣在见过了他们的面之后,挥手让他们退下。

    这些人可都是庄子中的老人了,基本上都是知根知底的。不过想想也是,以贺一鸣如今的地位,如果不是知道来历的仆役,也不可能派到此处了。

    当袁礼薰与贺一鸣二人相处一室之时,这位美丽的小女子顿时是紧张了起来,她脸上的红晕似乎愈发的浓郁了。

    然而,贺一鸣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而是详细的叮嘱着:“礼薰,虽然爷爷将那些东西给了我,但是我却用不上。你这几天学习管帐,想办法将那些黄金找个借口送到三叔那里去。”他顿了顿,道:“我们庄子毕竟是刚刚建立没有多久,还远远用不到如此的奢侈。我一个修炼武道之人,银两钱财够用即可,数万两黄金放在我这儿,对我而言,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将自己要说的话讲完,却并没有听到意料中的回应声,贺一鸣诧异的回首看去,只见袁礼薰满脸通红的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紧盯着自己。

    贺一鸣扰了一下头,这个动作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了。但是不知为何,在这一刻,他竟然隐隐的感到了一丝拘束,于是就再一次的做了出来。

    袁礼薰微微低头,以低若虫喃般的声音,道:“是,少爷大人的话,妾身记住了。”

    贺一鸣顿时觉得浑身发寒,虽然知道袁家的规矩肯定要比贺家大的多,但是这么正式的称呼却也令他有些不太适应。

    袁礼薰的目光一转,心中颇为感叹。

    若是在袁家之中,早就有大丫头奉上香茗和净手的热毛巾了。可是在贺家,却是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一套。

    她去了厨房,讨要了热水,将茶水冲好,又取了干净的毛巾,准备了温水,亲自动手服侍起来。

    贺一鸣的目光随着她的身上打转,看到她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一切,特别是当她拿着热毛巾递上来的那一瞬间,眼中闪烁着一种令他再次心动的神采。

    ※※※※

    贺家庄中,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除了贺一鸣搬出了自己的小院落,住进了西厢房,成为了整个贺家第三代中除了贺一天之外,唯一独立出去的子弟外,就没有任何变化了。

    夜幕降临,贺家庄也安静了下来,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之中。

    藏经阁侧房之中,贺来宝豁然站了起来,由于年老而有些微驼背的身躯骤然间挺直,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这位老人的身上狂涌而出。他双目微睁,一双眼睛中射出了凌厉之极的光芒,紧紧的盯在了紧闭的窗户之外。

    那里,不知何时,竟然多出了一条黑影。

    “谁……”他厉声喝道。

    由于贺荃信刚刚从金林袁家返回,所以他并没有居住在这里,而是回到自己那一房中休息几日,整个藏经阁院落之中,就唯有他一个人驻守了。

    此刻突然发觉门外无声无息的多一条人影,心中的震骇就可想而知了。

    只是他思来想去,也无法确定,这究竟是哪里来的人,竟然到有先天强者的庄园中,这个胆子可并不是一般的大呢。

    门外传来了一道熟悉之极的轻咳声,贺来宝顿时放松了下来。

    他那已经挺直的,如同一杆标枪似的背脊顿时又一次的佝偻了下来。他打开了大门,带着一丝埋怨的道:“老太爷,您怎么也学着一鸣那样不声不响了。”

    自从贺一鸣达到了先天之境后,来到藏书阁中之时,就再也不是贺来宝能够发现的了。

    而如今贺武德亦是如此,不由地让他下意识的产生了一种老而无用之感了。

    贺武德哈哈一笑,大大方方的走进了房间之中,随后他在桌椅上坐好,手腕一翻,拿出了一只玉瓶放到了桌子上。

    “来宝,我这一次来,是给你送金丹的。”贺武德大手一挥,毫不讲理的道:“不许拒绝。”

    贺来宝一怔,老爷子似乎已经有数十年没有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了。

    他苦笑一声,道:“老太爷,说实话吧,我并不是不想服用金丹,而是害怕。”

    “你怕什么?”贺武德诧异的问道。

    贺来宝神情一正,道:“老太爷,若是你手中有先天金丹的话,那么你会选择服用么?”

    贺武德顿时的愣了一下,他心中犹豫了半响,道:“我不知道。”

    贺来宝轻叹一声,道:“老太爷,我们的年龄都太大了,身体中的生机已经是逐渐衰竭,若是服用了金丹,只怕非但不能突破,反而有性命之忧啊。”

    贺武德哑然一笑,道:“来宝,在今日之前,你不肯服用,我确实无话可说。因为我也不敢肯定,你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金丹的药力。不过,现在此事已经有解决之道了。”

    他手腕再度一翻,变魔术似的拿出了另一个玉瓶,平平的放到了桌子上,道:“这是一鸣此次外出所带回来的精力金丹,你先服用一枚,调养一、二个月,肯定能够精力充沛,那时候再服用极限金丹,冲破九层极限,达到十层巅峰的可能性就大的多了。”

    贺来宝的双目闪闪发光,惊道:“精力金丹?六少爷这也能够找到?”

    贺武德苦笑道:“一鸣这孩子,不能以常理度之。”

    贺来宝迟疑了一下,缓缓点头,认可了他对于一鸣的评价。

    贺武德缓声道:“来宝,服用了金丹,进阶第十层。然后,我们一起带着一鸣回山,我要让他们看看,哪怕是离开了横山,我们一样能够不逊色于任何人。”

    贺来宝重重的应了一声,他的眼中在这一刻,有着完全不属于老年人的光彩。

    藏经阁之外,一个黑影扰了扰头皮,瞬间消失不见,里面的二人竟然都没有察觉分毫。

    贺一鸣的心中盘桓着一个疑问,

    横山?

    有这个山么……
推荐阅读: 全职高手 飞剑问道 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我是至尊 圣墟 带着超级战舰回清末 修真妖孽混都市 回到明朝我做主 重生影后:帝国首席,别过来! 尘香住愁